Recent Posts

Archive

台灣問題:美國的理性與感性

白邦廷

國防大學 政治作戰學院 中共軍事事務研究所 博士生


美國政府施政,以純粹國家利益為施政核心,成熟且理性的施政方向,使美國施政易於掌握與分析,理性的施政理念顯示冷酷與果斷。台灣問題牽涉美國在亞洲與中美之間的權力平衡問題,美國的施政不同於其他政策,對台議題上美國保留一絲感性。( Nolan,1993)

台灣問題上,美國理性層面往往大於感性層面,與中華民國斷交同時與中華人民共和國斷交,但依舊保留台灣關係法,以及近期持續增加的台灣相關法案,顯示美國的理性層面與感性層面正在互相交錯。(CFR, n.d.)

美國的外交政策延伸於內政政策的確認,台灣議題在美國歷經不同總統與政黨執政,台灣問題已逐漸在美國形成共識,而中國對美國的威脅也在國內形成共識。( Chu, Ker-yi,2008)

美國的外交政策延伸於軍事力量的投射,美軍近期在全球的軍事布局有大規模的調整,中東力量的抽離與亞州力量的回歸,顯示美國正透過軍事力量宣告新的外交政策,而透過新的外交政策也可窺看美國內政的走向。(陳航輝,2020)

美國對於台灣的地區的權利平衡、以及軍事干預,充滿感性與理性面。

感性的美國,身為民主以及自由言論的典範,美國以世界和平與區域安全的維護者自居。台灣土地和美國的情感交錯,從日本統治時期就開始,一路歷經國民黨政府到目前的民主台灣。台灣也從威權走向民主社會,甚至成為亞洲民主的典範與領導地位。(宋楚瑜,2019)

中國對比台灣的不同,最大的問題來自於生活方式以及自由價值的不同。台灣地區人民歷經威權統治與民主洗禮,自然不會再返回共產威權時代的統治。中國對於台灣,始終抱持強烈侵犯意圖。中國對於台灣的侵犯意圖,也可以視為對美國外交與國防事務的挑戰。(李福鐘,2020)

情感上,同為自由民主模範的美國,成為台灣地區人民友好情感依歸。台灣人民,對於美國所抱持的期待與期望,遠勝於美國社會的普遍認知。這是一種建立於歷史與情感上的信任。美國在台灣地區重大事件的表態,是台灣地區對於事件的重要判斷。

理性上的美國,對於台灣問題顯得冷靜與謹慎。從與台灣政府斷交與中國建交,到各項外交辭令的降級,理性的美國都曾經讓台灣地區人民,心裡充滿疑惑與不信任。美國的理性面,來自於國家利益的考量,而此時台灣從理性層面正是美國的國家利益所關注。(張國城,2020)

曾經,理性美國會戰勝感性美國的原因,來自於美國對亞太區域的權利平衡戰略。當時中國是亞洲地區共產陣營以及民主陣營所相互爭取的盟友,而台灣因為歷史因素,成為了權力平衡中,跟隨美國的砝碼。而中國代表的是亞洲平衡的天秤,共產社會以及民主社會都爭取中國成為各自的砝碼。美國為了爭取中國成為盟友,而有相關的外交手法,中國也利用亞洲權力重整,加強發展與建設。而台灣則成為國際權力平衡下,灰色且模糊的地區,至今台灣問題都源自於此。

如今,中國在和平包裝之下,如今已經成為世界權利與區域安全的挑戰者,藉由經濟所建構的軍事力量與國際影響力,正在快速改變與有國際平衡。

台灣,成為新亞洲地區的天秤,美國與中國所競逐的區域平衡天枰,台灣此使身處危險與安全中。危險在於,中國侵略的意圖以及軍事層級的上升,使台灣成為中國戰略擴張的前線。安全在於,由於成為美國與中國權力競逐的天平,美國與中國對於目前的權力平衡,相互競爭與摩擦,但不至於引發衝突。雙方都無意破壞目前的”假性平衡”。(廖天威,2020)

現在美國對於台灣,理性思考重點在於,台灣地緣關係上,直接面對中國,對於中國擴張,有直接影響。對於亞洲安全,台灣海峽影響,美國亞洲佈局。東海與南海的安全核心,在於台灣海峽的穩定。感性思考重點在於,台灣問題已經是亞洲各國,中國與美國競爭盟友過程中,亞洲國家所觀察的指標。台灣問題,成為中國與美國在亞洲權利消長的觀察。

軍事考量上,台灣周圍三個海峽為亞洲的戰略核心,分別是台灣海峽、宮古海峽以及巴士海峽。台灣海峽至今成為國際軍事力量的交會處,台灣持續增加軍事力量抵禦中國的軍事發展。宮古海峽則由美日聯軍嚴密掌握中,美國在遠東的軍事力量投放於此。巴士海峽目前由台灣守護,台灣正積極佈局相關軍事防護。台灣因地緣關係,嚴控兩個戰略要地。

美國在思慮台灣問題時,除了情感也包含理性,美國除了思考台灣衝突所帶來的風險與成本,更要思考台灣為美國所帶來的實質利益。

參考文獻

  1. 中文部分

圖書:

  1. 宋楚瑜。2019.從威權邁向開放民主:臺灣民主化關鍵歷程(1988-1993)。台北:商周出版。

  2. 張國城。2020.美國的決斷:台灣人應該知道的美國外交思維與決策。台北:八旗文化。

期刊論文:

  1. 李福鐘。2020. 從威權統治到民主化七十年的台灣政治變遷。香港:二十一世紀。

  2. 廖天威。2020. 從戰略模糊與戰術衝撞論美中關係。台北:歐亞研究。

新聞報導:

  1. 陳航輝。2020. 美軍調整全球兵力布勢維持霸權。解放軍報,2020年07月02日。http://military.people.com.cn/BIG5/n1/2020/0702/c1011-31767940.html.

  1. 英文部分:

圖書

  1. Nolan, Cathal J。1993. “Principled Diplomacy: Security and Rights in U.S. Foreign Policy”。California :Praeger。

  1. 電子資源

The Council on Foreign Relations (CFR), “U.S. Relations With China 1949 – 2021”。accessed August 9,2021。https://www.cfr.org/timeline/us-relations-china