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ecent Posts

Archive

美日峰會後的台灣局勢




作者:白邦廷

峰會小結

美日高峰會中,將台灣問題凸顯且成為兩國共識,台灣區域包含台海顯然已經成為美國國家利益根本。但是,美日並未針對如何維持穩定性,有明確的定義,僅有提到威攝力作為。威攝力是以武力介入或是經濟形勢,目前尚不可知。但美日同盟,針對台灣海域有明確定義,確實已經讓中國感受到壓力。


中美關係解析與預測

中美關係,不論情勢如何發展、不論表面如何惡化,關係的維持與穩定根本,在於這層關係的內涵。中美關係其實就是-競合關係,雙方是競爭與合作的關係,並非如美俄關係的敵對。

競爭與合作,在中美各個層面進行,政治、外交、科技、商業、醫療……各領域的廣泛合作。也有各項的競爭關係,國際組織、貨幣霸權、軍事角力、國際霸權爭奪。在競合之下,必然有競爭也有紛爭,但是台灣不能只留意對抗的部分。

雙方的合作,已經是各項層面深層的合作。美中在雙方拉高局勢,製造抗爭之後,必然會形成新的平衡局勢與合作模式。台灣不能成為中美雙方競爭的舞台,也不能成為中美合作的棋子。


中美峰會對日本影響

目前我們看到的是中美競爭的部分,美國對於中國的崛起與各項推進,感到壓力與不安,與日本的聯合申明,意在制定未來日本在各項事務與爭端的準則,日本在未來須按照內容執行。日本在對中關係與美方相比,顯得被動與含蓄。美方的明確走向,對於日本的對中路線有決定意味。[2]

日美再次確認尖閣諸島(中國稱釣魚島)是規定美國防衛義務的《日美安全保障條約》第五條適用對象,聲明中指:「我們反對任何單方面行動,尋求削弱日本對尖閣諸島的管治」。[3]

對比台海,東海穩定為日本所關注,日本也體認台海穩定之下,東海穩定才可能實現、而台海穩定才可能穩定南海。美國以台海穩定,製造東海與南海穩定的戰略已經確立。亞洲權力平衡的關鍵在於台海。若是台海權力失衡,則東海與南海的權力平衡也會陷入真空。

美國與歐洲國家,多次以軍艦行經台灣周邊水域,意在維持台海的權力平衡,以多國勢力介入藉此停止與暫緩正在傾斜的權力天枰。中國確實正在利用軍事與各項外交、經濟手段,破壞亞洲地區的權力平衡。


中美峰會對台灣影響

台灣已經成為美中角力的重要槓桿,中共在內部壓力極大之下,在外部遭受美國的壓力也升高。共機的戰略推進與軍事的演習,都是中美對抗之下,把台灣問題當成一個舞台。台灣的現況,也在中美之下風險升高。

目前中國對抗美國的焦點只剩下台灣,美國對於中國則是從全方面壓迫,經濟、外交、軍事、政治。但是中國的反擊,只剩下來台灣耀武揚威,中國面對美國,只剩下拿台灣出氣與表達。美國跟中國都打台灣牌之下,台灣應設想自己的定位與方向。


總結:

台灣在歷經川普政府之後,與美方關係看似升溫與前進,但是關係的推進來自於美方的主動。台灣應該試圖在台美關係中,逐步掌握對話的契機與節奏。美國、台灣、中國的三角關係,台灣不能期待中國的善意與美國的主動。

美國與中國都是國際強權,雙方都有自己理性的國家利益與感性的國家顏面。美國在台灣問題上,顯得理性與實際。中國對台灣,則是顯得感性與不理智。如何讓美國對於台灣成為感性,讓中國對台灣成為理性則是我們政府團隊未來的重點。



[1] 白邦廷 學歷 : 國防大學政治作戰學院 中共軍事事務研究所 博士生 國防大學理工學院 軍事工程究所 碩士 國立臺灣海洋大學 河海工程學系 學士 現職 :立法院 立法委員 莊瑞雄 國會辦公室 特別助理 研究領域 : 國家安全、軍事安全、中共戰略思維、國際戰略、軍事工程 [2] U.S.- Japan Joint Leaders’ Statement: “U.S. – JAPAN GLOBAL PARTNERSHIP FOR A NEW ERA” [3] 日本国とアメリカ合衆国との間の相互協力及び安全保障条約,《日美安全保障條約》第五條是一項規定美國對日本負有防衛義務的條約。該條約規定,對於日本施政之下的領域出現的「武力攻擊、共同危險」,日美需共同應對。